并加有隐蔽术

太阳已经快落山了,我早已疲倦不堪,又累又渴。我认定一个方向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,可是还没看到一个活的东西,到处是一望无垠的草原。天上的星星出来了,烦躁的心感到了一丝...


太阳已经快落山了,我早已疲倦不堪,又累又渴。我认定一个方向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,可是还没看到一个活的东西,到处是一望无垠的草原。天上的星星出来了,烦躁的心感到了一丝平静,毕竟还有天上的星星陪我。躺在草地上,仰望璀璨的星空,发现天上的星星和在家看到的不一样,可是又有一些相似。不禁想到了被闪光带来前的那一刹那的一丝明悟``对,是星星的闪亮的轨迹!星星闪亮的轨迹都是一样的,都是顺着9个玄妙的图形!望着天上的星星,逐渐陷入了星光轨迹的奥妙当中。而此时的草原却热闹非凡,因为是妖界,而且白天光线超强,妖怪和妖兽们都习惯晚上行动,而妖怪们的洞穴都在地下,并加有隐蔽术,所以白天我除了界碑什么都没发现。而我就躺在妖界超级弱小的妖兽米鲁的门口。(米鲁是一种像小猫一样的妖兽,一般都是妖兽一级,在妖界是废物和食物的代名词。)妖界分妖怪和妖兽两类。一般的妖兽都比妖怪低一级,但除了妖兽米鲁外都可以通过修炼进化到妖怪。而妖兽一旦通过修炼有了内丹成了妖怪就具有一定的自我意识,就会通过拜师或吞食其它妖兽或妖怪进一步进化。妖兽分五级,妖怪也分五级,但是一般一级的妖怪可以很容易摆平十个五级的妖兽。所以妖兽们都本能地往妖怪进化,可是妖兽米鲁却不能进化成妖怪,因为能否成为妖怪的标准就是能否修炼出内丹。而米鲁却由于先天的因素永远不能修炼出内丹,甚至很少有修炼到妖兽三级的米鲁(原因会从后文提到)。一只白色的小米鲁慢慢把头从草丛中洞穴里钻了出来,头不断地转动着,看四周是否有危险。而它的父母正是在一年前刚出洞就被一只三级的妖兽卡卡鲁吃了,卡卡鲁是一种长的像狗熊却迅猛无比的妖兽,喜欢吃米鲁。当它看到不远处躺着一个白色的“妖兽”(我穿着白色的衣服)时,迅速缩回了头,钻回了洞里。可是,过了一会,小米鲁发现“怪物”还是没动。难道是死的?小米鲁忍不住把头伸出洞口,可是很快又缩了回来, 新疆11选5官网“怪物”还是没动静。又试了十几下, 新疆11并扔了几个土块。小米鲁终于确定“怪物”是死的, 湖北11选5高兴地跳到了我的身上, 湖北十一选五可是免费的食物呀!小家伙高兴坏了,要知道,米鲁是超级弱小的妖兽,很少能吃到其它妖兽的肉,平时只能肯一些草根之累的。正当我沉迷在星空的奥妙时,陡然觉得胳膊好疼,我挣开眼睛,一只“小白猫”正在拼命地撕咬我。怒火上升,妈的!我还饿呢,连猫都想吃我这个万物中最聪明的人类!真是人落平原被猫欺!我从地上一跃而起,一把抓住了“小白猫”。“小白猫”一看死的怪物又活了,赶紧往洞口钻,可惜已被我抓在手中。“小白猫”刚才撕咬我的勇猛样马上变成了双目含泪,可怜兮兮。我本无伤它之心,只是刚才一时气急,新闻资讯看它可怜的小样儿,就叹了口气,把它放下了,朝它摆了摆手,让它离开。这下小米鲁迷惑了,从没听说过妖兽会把到手的猎物放掉,况且自己刚才还那么嚣张地想吃他。挣大两只“小猫眼”傻傻地看着我,感觉不到我身上有丝毫的杀气。我不禁哑然失笑,这个小家伙,我放了它还不走,竟盯着我不放。我朝它挥了挥拳头,张大我那幼稚的小嘴,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,可恨的是它竟然朝我舔了舔舌头。“好了,小家伙,我好饿,能不能帮我找点吃的?”我摸了摸肚子笑眯眯的看着它。“呜呜。”它用前爪也指了指肚子,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。看来这小家伙能明白我的意思,只是它好象也没什么吃的。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。“呜!”小米鲁突然迅速窜回了洞中。我不禁一楞,陡然发现左边出现了一只奇怪的野兽。有一只狼狗般大小,头上长了两只黄色的尖角,浑身长满黑色的毛,两颗大獠牙露了出来,不断地流着口水。这是一只二级的妖兽角钨,十分狡猾,它的两只尖角极为锋利,可以连三级妖兽都不敢轻敌,只是极为胆小怕死,典型的欺软怕硬。当然这些我都还不知道,只是感觉它比狼还可怕。我不禁后退了两步,眼睛瞪得大大的,生怕它突然扑过来把我给吃了。角钨甩了甩头,又像我跨了两步,口水不断地流着。我知道我不能再后退了,我肯定跑不过它。可是我绝不能死!一股勇气在求生的意识中迸发出来!“来吧!”我大吼了一声,后跨一步,把两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。角钨看我突然迸发出一种猛烈的气势,顿时止住了口水。它那胆小的本能令它不禁又后退一步。可是看到我没有尖牙也没利爪,还细皮能肉嫩肉地。毕竟,在妖界妖兽攻击的利器就是自己的尖牙利爪,而进化到妖怪级别的妖兽是不屑来到这个低级妖兽生存的地盘的。看到角钨眼中又冒出了凶光,我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了,毕竟我一个五岁的娃娃是不太可能击败一个比狼还强大的角钨的。角钨猛然扑了过来,我连躲的机会都没有。尖尖的利角刺进了我的胸口,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晕过去,可是强烈的求生意识令我还保持一丝的清醒。我绝对不能死,我忍着剧痛把自己的小手插进了角钨满是口水的大嘴里。角钨愣了一下,我使出全身力气把手挺进了角钨的喉咙里。剧烈的涨痛让它顿时明白了我的意图,它疯狂地摆动着头把我甩来甩去,鲜血不断地从我胸口冒出来,可我就是不放手,紧紧地抓住它喉咙里一个柔软的东西。大量的失血和剧烈的疼痛让我慢慢地失去了意识,可是我的手却丝毫没放松。角钨的摆动也越来越慢...

,,湖南快乐十分

相关文章